新笔趣阁2021 > 落叶归根 >0342有这么大的仇吗



    楚剑锋虽然认出了对方是谁,但并没有往心里去。
    现如今连世界都叫成了地球村,碰见个村民也正常。
    但那个女经纪人主动挡住了楚剑锋的去路。
    女人脸上带着犹豫不定的古怪笑容:“咯咯,可真是巧啊,小帅哥,你是来这吃饭的?依我看,是来找活儿干的吧?”
    楚剑锋已看出这女人对他有敌意,但他不想理会。
    正要甩出一记魂魄攻击夺路而走,却发现人家身边两名明显是保镖的健硕男子已把去路堵住。
    而他自已的身后,那个李绍行身边的刘炳辉也鬼鬼祟祟的正在包厢门边上探出个脑袋往这边看。
    李绍行的四个保镖已在隔壁包厢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楚剑锋摇头一笑,眼睛死盯着那个女人,轻声问道:“我得罪你们了吗?”
    女经纪人只觉自已看到一双泛着七彩之光的妖异眼眸,不知不觉的那意识已经朦胧。
    她的表情狞狰起来,很快就显的激动难平。
    她呼吸粗重的咬牙切齿叫道:“你它犸不是挺风骚的嘛,我们就想知道一下,你是个什么来路?”
    楚剑锋点点头,皱眉问道:“然后呢?”
    女人凶恶的叫道:“然后我们会让你知道得罪赵小姐的后果。
    总要起个好心,让你学会怎么作人之后,再滚出京都,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哦”楚剑锋点点头:“这么说,你们是因为我在机场抢了她的风头而恨我?”
    那女人突然激动,指着楚剑锋咆哮起来:“你它犸是个什么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已,你当你是谁啊?
    嚯嚯,来人、把这小子抓起来再说!”
    楚剑锋无语之极,还真是想不到这次的魂魄迷惑竟能让对方这么入戏。
    这个女人居然把内心深处最迫切的渴望给勾了出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但他真不理解对方竟对之前那样的一件小事如此在意。
    他是真不知道。
    赵非小姐最近可以说是深处冰火九重天一样的激动感受之中。
    一方面是名声大躁而带来的知名度大增。
    除了圈内的各种邀请,直说就是可能又可以考虑改行了。
    已有不少的富豪注意到了她,而不再仅限于贵圈。
    这不,这次她就是被一位京都富豪约在这里接风洗尘,之后再看去哪里畅谈人生未来规划。
    只是她羽翼未丰,冒然这样与以前的关系网断掉,那可能会为她带来一些要命的麻烦。
    比如楚剑锋听到的、她的前男友因涉嫌吸独被警方控制。
    吸独的那都什么人啊,最简单的说法就是在爽歪歪的时候可是什么样的事都能作出来。
    更何况赵非自已也清楚,在她这位前男友及另外一些人眼中,她可不止一个女友的身份这么简单。
    她不但是波斯猫、金丝雀,还是一棵摇钱树、聚宝盆。
    总要让人家再摇下一些、掏出足够之后,才会真正放手。
    其实楚剑锋之前在龙湾市名声大躁时应该也有这种感悟。
    名利双收的同时,麻烦当然也少不了。
    有人把这种麻烦叫义务、叫责任,也有叫代价的。
    赵非心里是又紧张、又兴奋,还有许多的恐惧,也正是因此,在公众场合下她包装严实。
    既想让人发现,又害怕给人认出,不过也随便了,遇上哪个是哪个,都可以!
    但正在因被媒体发现而风光时,楚剑锋偏就不长眼的让她生气,这要不揪过来发泄一下,她难以释怀。
    楚剑锋更不知道的是,她居然还派人去查了那时段到达的航班,看能不能找出楚剑锋的底细。
    也就是作个姿态而已,以她的关系,也不说作不成这事儿,但真的很难。
    但这颗雌心并未放弃。
    原本是想着等闲了以后,再去网上,用个新词儿、叫人肉搜索来查,却不想现在就碰上。
    经纪人这些跟班嘛,只能守在外面听候使唤,还作不到如李绍行手下那样,另有一间厢房的安排。
    只是楚剑锋虽然弄明白了这些事儿,却有些不好处理眼下的状况。
    不过运气来了,有酒店保安冲了过来。
    楚剑锋微笑着收回了控制。
    那经纪人呆滞,傻傻的看着楚剑锋。
    恰在此时,几步外的一间包厢门被打开,一身露背晚礼装的赵非出现在门口。
    她的身边陪着两名膀大腰圆的彪形大汉。
    楚剑锋早已看到、在那间包厢里,还有一位大腹便便的胖子,约有近五十岁的模样,头发胡子都是灰白色,正一脸不悦的在吃菜。
    包厢里还有两名同样魁梧体格的保镖守在他身边。
    但再是人多势众,在京华食府这种地方,敢乱来的人还没几个。
    包括楚剑锋。
    保安简单询问了一下情况之后,认定是往日恩怨,与酒店无关。
    于是很客气的请他们立即处理。
    楚剑锋一笑,表示他本来就是要离开,是对方不依不饶的要阻住他的去路。
    接下来,楚剑锋淡淡微笑着,自赵非面前潇洒而过。
    赵非撑着一双泛着寒气的眼睛鄙夷的盯着对方,明显因喝多了酒而潮红一团的蛇精脸上毫无表情。
    楚剑锋有些无语。
    有这么大的仇吗?
    他可能永远也无法理解这种事情。
    但随后发生的事情就让他不止是无语,而是愤怒了起来。
    赵非不再瞪向楚剑锋的背影,也没去看她的手下,而是表情一变,立即嘟起红唇,委屈万分的低头回去了包厢。
    那个胖老头抿了一口红酒,笑道:“怎么了,小宝贝?”
    赵非将楚剑锋的事讲了出来。
    老头淡淡一笑:“一个乡下来的小杂种,也敢惹我的非非生气,你说,想让他怎么样?
    断他一腿如何?”
    赵非撒娇:“不嘛,柳爷,你把他给我抓来好不好嘛,我想亲自收拾他!”
    老头豪爽一笑,只使了个眼色,身边两名大汉已快步走出了包厢。
    楚剑锋暗叹:“这它犸都怎么了,疯了?”
    保安虽然帮他解了围,却让他有些无奈,因为对方竟是把他当成了惹事生非的一方。
    这一路也就成了押送他出去,就差来个将他记入黑名单或报警抓他。
    楚剑锋懒得计较。
    出来食府后,他没理身后的一帮跟踪者。
    但去街边打的硬是打不到!
    正在这时,孔闻香的电话打来,说是他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让楚剑锋不行了先回去休息,过几个小时再联系。
    楚剑锋略一犹豫,这便答应。
    这犹豫是他本想问问孔老在哪里,不行了他直接过去。
    但一想到人家的身份地位,就联想到了人家专程去给治的病人身份,这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感应着身后徘徊不定的那两拨跟踪者,楚剑锋渐渐烦躁起来。
    正好,金钱于现在的他来讲根本就不叫个事儿。
    也懒得回去南海公园那边,看中了一座大酒店,立即大步往酒店而去。
    他料定,对方一定会跟着去。
    到时候,他也有一肚子的鬼气需要好好发泄一下。
    这些怨气可是憋了好久!
    也算是跟赵非小姐学了一招。
    只是楚剑锋没有想到的是,在不远处还有一个人正盯着他,而他发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