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2021 > 噬天龙帝 >第4770章银袍强者

    “姜道友有心了,妾身感激不尽!”
    曾经的她号令整个碧罗山庄,站在万人之上,坐拥享之不尽的珍稀资源,如今的她一套衣袍都视为珍宝,种种辛酸,没有经历过跨洲之苦的人,根本不会明白。
    接下来的行程中,众人又遇到两拨妖族守卫,姜天随手镇压。
    一日之后,前方的景象突然变得明朗起来,众人距过边界屏障,正式进入妖族荒域!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原始山脉,半空中飘浮着一道道粗犷的灵云,看起来颇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妖族荒域,果然灵气非凡!”
    这里的天地灵气比月镜洲西部区域似乎还要好些,内中的树木也特别高大,野草都更加粗壮。
    “公子……”薇风来到姜天身旁开口询问,却被对方打断。
    “不必着急!”
    “是,公子!”薇风下意识地看了何碧兰一眼,尴尬地吐了吐舌头,意识到自己有些冒失了。
    何碧兰反应极快,当即叹息一声,拱手道:“多谢姜道友相救之恩,这份恩情看来只能来日再报了,道友若是没有别的吩咐,妾身这就告辞了!”
    “荒域之中妖族强者数不胜数,何夫人多多保重,这里有‘幻妖丹’和一些必备之物,算是在下略尽一点同道之谊吧!”
    姜天轻轻挥手,将一枚银色储物戒送给何碧兰,拱手与她告别。
    幻妖丹乃是一种特殊丹药,可以让人族武者散发出妖族气息,借以掩盖身份,不过这种丹药有时间限制,只有在必要之时才可服用。
    “多谢道友厚赠,道友的情谊妾身铭记在心,有朝一日必当厚报,各位,咱们有缘再见!”
    “何夫人慢行!”
    两人相互辞别,何碧兰收起储物戒远远遁走。
    “没想到,她竟然比咱们来得还快!”
    红尘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姜天,仿佛意有所指。
    四人一路东行,接连施展“化空大阵”,中途除非必要几乎没怎么停留过,这样的速度已经十分夸张,没想到何碧兰竟然比他们还早一天来到妖族荒域,这可着实让人诧异。
    她到这里来,究竟要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暂时不得而知。
    姜天眺望前方,凝视思索。
    红尘或许不知道,从大炎洲跨洲而来的人并不只有何碧兰一个,还有另外一个寒酸老者。
    那人可能比何碧兰还要更早进入月镜洲,而且行踪飘忽不定、神秘莫测,前后三次相遇,表现都让姜天感到惊诧,修为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对方究竟在图谋什么?
    那分别从小光洲和月镜洲两处神秘势力中找出的白色物件,又是何等奇物?
    种种思绪在脑海中闪过,姜天一时找不到头绪,只能将这些想法暂时压下,带着同伴继续前行。
    整个妖族荒域超过三千万里方圆,以两姐妹现在的能力,两次感应可以基本覆盖,但再算上两次感应间的死角和边缘地带,则需要三到四次感应才能完全覆盖。
    姜天开启“化空大阵”接连遁行,往东近千万里之后,在一处原始荒山之中布设五灵阵开始感应。
    嗡!
    五灵阵开启,五色灵光裹携着两姐妹的精血冲上半空,感应气息迅速蔓延,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接连出现一道道火属性血脉。
    妖族血脉比起人族更加复杂多样,几乎是千奇百怪,其中火属性血脉也是数量众多,品阶和修为参差不齐。
    “咦,公子快看!”
    “嗯?”
    薇风手指北方方向的一颗红点,那是一道品阶颇高的火属性血脉,修为比她们稍弱,比较贴近姜天的目标。
    “这道血脉是人族还是妖族,能感应到吗?”
    “没办法,五灵阵只能感应出血脉大致属性,无法判断是人族还是妖族!”薇风皱眉说道。
    “无妨,过去探探就明白了!”
    姜天并未失去冷静,继续查看其他目标,东部方向也有一个疑似目标,南部有两个,除此之外,还有上百道情况不明的火属性血脉,但只有北部那道血脉相对接近,停止感应之后,他立即施展“化空大阵”,带着三位同伴向北遁去。
    ……
    就在姜天进入妖族荒域的同时,在妖族荒域东部地带的某片山脉深处,两座隔空相望的巨峰之顶各有一位老者盘膝而坐。
    他们穿着式样相同的袍子,表面铭印着相似的灵纹,那是一头头狞眉怒目的银鳞巨龙,眸子呈现醒目的赤红之色!
    二人施展某种强大的秘术,一呼一吸之间都有滚滚风雷之声涌现,天地灵气凝成的大片云霞被他们吞入腹中,化作滚滚灵力滋养着他们初成的境界。
    “准星辰境,距离那个大境界只剩一线之隔,这次外出还真是收获满满,谭长老,恭喜了!”身材削瘦的老者向对面山峰拱手问道。
    “呵呵,井长老客气了,你我二人双双进阶,可谓同喜!”身材略胖的谭长老拱手回道。
    二人隔空而视,相互道贺,尔后面色一转,双双皱起了眉头。
    “不知伏长老那边怎么样了?”
    “他远在大罗洲,暂时不便联系,咱们还是先顾好自己的事情吧!”
    “咱们一路走来,搜索了十几洲,至今都未找到目标,唯一的收获也就是接连两次进阶,这次该不会真要空手而回吧?”
    “很难说,那道血脉连老祖都很难探查,咱们也只能尽力而为了,对了井兄,上次你用天机秘术感应,可曾发现什么特殊迹象?”谭长老皱眉问道。
    “不怕谭老弟笑话,上次的感应一无所获,我甚至怀疑,老祖当时是不是感应出错了?”
    “井兄慎言!”谭长老脸色一变,连忙向天拱手,一脸惊惧之色。
    “咳,是我失言了,谭兄见谅!”井长老拍了拍自己老脸,摇头苦笑。
    “不管怎么说,咱们这次出来都收获了各自的机缘,修为也到了那一步的门槛之前,这也算是老祖带给的机缘吧,接下来咱们尽快探查完这一洲,无论能否找到目标,都要尽快返回向老祖复命,谭某先行一步了!”
    谭长老脚步一迈,化作一道银虹消失在南方的天际。